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app下载 > 第二银河下载
第二银河下载

第二银河下载

类型:VIVO时尚

版本:v1.9.7

大小:2120B

更新:21-05-18 00:06

语言:中文/English

  • 游戏介绍
  • 小编推荐
  • 游戏特点
  • 详细介绍
  • 亮点优势
  • 游戏截图

三穿郡主之王爷感情别压抑

四宝自顾自地继续感慨道:“要是我哪年能有您八分之…不,十成中的一成本事就好了。”冯青松下午也忙完回来,见那俩小子活儿干的还算利落,不由得对四宝呦呵一声:“你小子成啊你,一下午就把人调理好了。”四宝也顾不得说话好听难听了,直接问道:“你们少爷是死的不成,家里出了那么大事儿他竟没有半点反应?”在这种情况下,董小姐,你觉得我是有多傻,才会带你去考察我自己独有的货源渠道?”说完,他就扭开了门把手。“萧先生!”董雅洁急切的站起身,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扯住了萧晋的衣角,“我……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但也请你理解,作为一个拥有数千名员工的企业总裁,我必须倾尽所有的可能来争取利益。”萧晋看看自己被扯住的衣角,再瞅瞅女人脸上的恳切,淡淡一笑,放开了门把手。“好吧!看在你是个大美女的份儿上,”他笑眯眯的拉住人家的手,一边拍一边说道,“如果你确实不放心的话,可以给我一些图样和布料,反正七天之后我还要来为你治病,到时候把成果带给你看。当然,这些不免费,预付百分之三十,一分都不能少。”董雅洁登时就闹了个大红脸,鸡皮疙瘩一层层的起,用了很大力气才把手抽回来。“嗯,这样吧!明天上午十点,麻烦萧先生到我的办公室,我把图样和材料交给你,至于其它的,我们回头再详谈,怎么样?”萧晋也没指望着一次就把生意谈成,反正今天总要住一晚上的,于是便答应了董雅洁的要求。双方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在咖啡馆门前分别,他这一天消耗巨大,也没心思去体会久违了的夜生活,直接找家酒店,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呼呼大睡。第二天一大早,他先是去建材市场附近租了辆小货车,让司机带着来到粮油市场买了几百斤米面,然后又找了家新华书店,买了一大堆文具和整整十八套小学课本。梁小月昨天带他参观村子的时候就说过,村里需要上学的孩子有十八名,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课本却连一个年级的整套都没有,更别说文具了。萧晋从小锦衣玉食,自然见不得自己的学生那么可怜,想想几个淌着鼻涕的孩子围在一起读一本破书的样子就觉得恓惶,反正几套文具和书也不值几个钱,权当见面礼了。老话儿怎么说的来着?对,再穷不能穷教育嘛!一切收拾停当,差不多也就快到十点,萧晋让司机把车开到诗咏国际的楼下等着,自己则大踏步走了进去,看的司机满脑袋都是问号,琢磨半天都没琢磨出来这个穿“XX水泥”字样文化衫的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估计是董雅洁已经打过招呼,所以穿着破烂的萧晋畅通无阻的来到顶层,电梯门打开时,一身职业套裙的方菁菁就已经等在了外面。“萧先生,您好,董总就在办公室等您。”萧晋点点头,跟在她的旁边向走廊尽头走去,一路上环顾四周,惊讶发现这一层的员工竟然基本上都是女性,而且粗看上去,质量还都不低,说是美女集中营都不为过。你妹的,董雅洁要是个男人也就罢了,区区一个女同就霸占了这么多的妹纸,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啊!走廊不长,很快,方菁菁就带着他推开了两扇朱红色的木门。办公室里,董雅洁就站在房间中央,见萧晋进来,便上前一步伸出了手,“萧先生,你很准时。”今天的董雅洁穿着与昨日不同,昨天她一身黑色职业套装,显得干练且冷艳,今天换上了一套米色套裙,气质顿时就温婉慵懒了许多,就连眼神都不像昨天那么咄咄逼人了。“今天的董小姐令人惊艳。”在沙发上坐下,萧晋很轻车熟路的开始客套。董雅洁狡黠一笑,反问道:“难道昨天的我就不漂亮么?”这种快速拉近关系的谈话套路,萧晋早就玩的滚瓜烂熟,闻言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很认真的说道:“董小姐应该没听清我说的什么吧?!昨天的你当然很漂亮,只是今天更美,所以我才会用‘惊艳’这个词啊。”“呵呵,萧先生真会说话,一定很受女孩子喜欢吧?!”董雅洁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很欢喜,心里却已经惊讶的无以复加。在谈话、尤其是谈判中,谁在语言氛围上占据了主动,优势自然也会相应增大。董雅洁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没想到,萧晋比她玩儿的还溜。见面第一句话就暗藏玄机,如果自己不反问,那就是句普通的恭维话,一旦反问,它就会变成陷阱,这小子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支教老师?好可怕的情商。“那董小姐呢?你喜欢我吗?”这回轮到萧晋反问了。董雅洁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萧晋的反问太轻佻,已经可以算作是调戏,不过转念一想这货昨天的所作所为,立刻就释然了,不但没有心生反感,反而还因为想起自己躺在咖啡桌上的样子,一抹红晕悄悄爬上了脸。“我要是说我喜欢,你信吗?”“信啊!傻子才不信呢!”萧晋起身就挤到了董雅洁所坐的沙发上,笑眯眯道,“既然董姐喜欢我,那我跟你就不客气了,咱这人没啥大优点,就是实诚。”说着,这货手臂一伸,就揽住了董雅洁的香肩。董雅洁娇躯立刻绷紧,不过很快又软了下来,缓缓低下头,眼圈似乎都红了。萧晋见了,就有些讪讪的收回手,尴尬道:“那什么,董姐你别生气,我是跟你开玩笑呢!”“我没生气,就是想起了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董雅洁摇摇头,面带回忆的神色,“那时我才二十出头,除了一腔热血之外,什么都没有。记得第一次跟人谈生意,只是区区十万块的订单,对方公司的一个主管就想要让我陪他……”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望着萧晋勉强一笑,眼里却已经开始泛起泪光,“好在当时我跑得快,否则的话,现在的我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得,被人家当成人渣了,不过萧晋脸皮厚,依然笑嘻嘻的说:“董姐说这些,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话说,我这也是第一次跟人谈生意耶!董姐是不是也想让我陪你?直说呀!你放心好了,我跑的不快。”“扑哧”一声,董雅洁笑出声来,刹那间如带着露珠的鲜花开放,美艳不可方物。她长的本就很漂亮,长时间的商场磨练为她平添了许多特别的气质,此时忽然小女人起来,再加上桃花眼中的盈盈泪光,强烈的反差让她瞬间变得妩媚多姿,别有一番迷人风情,让萧晋的俩眼珠子都直了。“美的你!”董雅洁妩媚的白了他一眼,随即长长叹了口气,继续自艾自怜地说道:“一转眼,已经快十年过去了,我的公司越做越大,钱也越来越多,看上去风光无比,可谁又知道,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那么多的员工都指着我养活,外面又有那么多的对手想要吃掉我们,每天过的都像是在赌博一样战战兢兢,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我总觉得再这么下去,过不了几年,就要未老先衰喽。”萧晋一脸感同身受的凄然,也跟着叹了口气,“我明白,你一个女人家,在男人主导的商场摸爬滚打,确实很苦很不容易。”董雅洁闻言立刻动情的握住他的手,腻着声音恳求道:“好弟弟,既然你这么懂姐姐,那把天绣的单针价格降三毛,让姐姐今晚能美美的睡个安稳觉,好不好?”!

第二银河下载

日志下载

其实和嫔也很郁闷,本以为区区一小个太监,拉过去随意杖毙也就完了,哪想到废了这么多周折,十三皇子还跟她闹了一场,人到现在却还活蹦乱跳的,她原本七分火气也暴涨成了十二分。陆缜虽然发烧,但也没烧晕过去,只是身上轻飘飘的不舒服,闻言竟然还有闲心乱想,没羞没臊的小丫头,给男人擦身这话也能随随便便说吗?幸亏是他。

第一娱乐网小游戏

游戏哪个好

“爷爷?这辈分长得可真够快呀!”孟浩呵呵一笑,转头看向朱笑笑,“对了朱小姐,医生说我可以随时出院,别忘了去帮我办理出院手续!”他洋洋洒洒拉开病房门要走,朱笑笑却突然尖声大叫起来。“姓孟的,我不管你是不是使妖法,但我告诉你,你闯祸了,你真的真的闯大祸了!这一次向思思也保不住你,你百分之百会被人大卸八块丢进江里!”“是吗?”孟浩回过头来看着朱笑笑。“你知道张勋是谁吗?他可是疤哥的小舅子!你知道疤哥是谁吗?他可是红叶商会陈大少的头号心腹!别说你,就算是向老爷子得罪了疤哥,也会连累到整个向家因此垮掉!”“这样啊!”孟浩无所谓地点一点头,“红叶商会我知道,据说商会董事长陈河心狠手辣人见人怕!只可惜疤哥固然是红叶商会陈大少的心腹,但张勋却并非是疤哥的什么小舅子,他姐姐不过是疤哥众多情妇中的一个罢了!张勋手脚齐全的时候还能帮疤哥跑跑腿,如今成了一个残疾人,疤哥只怕未必还愿意替他出头!不过嘛……”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两眼上上下下打量着朱笑笑。朱笑笑直被打量得浑身发毛,方要色厉内荏说一句话,孟浩抢先开口把话说完。“你跟疤哥应该是见过面的吧?疤哥好像对你很眼馋是吧?如今张勋成了残疾人,我看你不如委身疤哥算了,反正你也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疤哥应该可以满足你的虚荣心!”朱笑笑打破头也想象不出孟浩为什么会对疤哥的事情知道得如此清楚,一时张口结舌难以对答。孟浩不去理会朱笑笑的神态表情,而是抬起脚来,向着仍跪趴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个小流氓身上一踢。“你起来,去告诉疤哥张勋被我打残了,让他赶紧过来接收朱笑笑小姐!”那小流氓一个愣怔,不敢说话只管叩头。“快去,去得晚了小心我也打断你的一条腿!”孟浩面色一沉。小流氓仰起头来偷偷瞧一瞧孟浩的脸色,终于胆战心惊爬起身来,小心翼翼打开病房门,然后便跟兔子一样飞跑而去。朱笑笑心里一阵发冷,颤声问道:“你你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帮你找个好姻缘啦!”孟浩呵呵一笑,“你别指望投靠聂三少,聂三少肯用你,不过是因为你跟思思的闺蜜关系,可如今思思已经看清楚了你的嘴脸,聂三少为了讨好思思,必然也会避你如蛇蝎一般!更何况你是疤哥看上的女人,聂三少未必肯为了你得罪疤哥!不过我听说疤哥不仅长得丑,而且在床上还有些暴虐倾向,但愿你能忍受得了……”疤哥有暴虐倾向的事朱笑笑也听说过,之所以她明知疤哥对她有动心,却一直不肯投入疤哥的怀抱,正是为此。如今被孟浩一口揭穿,而且已经指使那个小流氓去找疤哥汇报去了。她可以想象疤哥听说消息,必然会火速赶来,没了张勋帮她遮挡,今晚她肯定逃不过要受疤哥的辣手摧残了。她禁不住瘫软在地浑身发颤,此时再看孟浩,从前的窝囊废,如今笑得跟个恶魔一样。“好啦,我真要走了!”孟浩满脸含笑分外舒爽,“麻烦朱小姐在帮张勋办入院手续的时候,顺便帮我办了出院手续!……哦对了,别指望报警告我故意伤害,你也说了张勋的背后是疤哥,而疤哥干的都是非法勾当,一旦丨警丨察介入调查,疤哥第一个先会弄死你!”孟浩洋洋洒洒拉开病房门,丢下丧魂失魄的朱笑笑,施施然地走了出去。两年了,这两年他忍气吞声做人家的上门女婿——向老爷子并没有要求他做上门女婿,一旦他跟向思思有了孩子,还是会随他的姓。可实际上,他比上门女婿更不如。因为上门女婿最起码还能跟妻子同床共枕,可他呢,连跟向思思同房的资格都没有。偏偏有朱笑笑这个祸害在,就连他夫妻间的这点秘密,也被传遍了整个红山市。那就令所有人都对他更加的瞧不起,因为连法定老婆的房间都不敢进的男人,基本上已经不能算是男人了。所以每个人都能对他肆意羞辱,每个人都能对他随心践踏。而他为了妹妹能够生活富足,为了能够继续待在向思思身边,还不得不忍气吞声。直到今天,他终于扬眉吐气。正好在医院门口碰见孟馨,而孟馨惊诧地发现,她哥的腿好像完全好了。“哥你多走几步我看看!”孟馨不相信地推着孟浩往前走。孟浩左腿的残疾本来就非常轻微,要仔细观察才能看出他走路颠簸。但是现在,即便仔细观察,那一点颠簸感也完完全全没有了。“哥,你的腿真的好了,怎么回事?”孟馨喜不自禁,却又不敢相信。“可能是从七楼掉下来,把从前没接正的地方恰巧接正了吧!”孟浩只能如此回答。孟馨不相信地看着她哥,虽然满怀疑惑,可是除了她哥说的这个理由,她也想象不出其他的理由来。可能这就是因祸得福吧!——最终她只能这样想。眼瞅时间不早,孟馨想回学校去,孟浩说道:“今天正好是周六,你回学校也没课,不如等明天下午我送你回学校吧!”他一直以为孟馨在学校过得不错,到如今他才知道,其实孟馨在学校同样受尽欺辱。而他不止是要自己扬眉吐气,也要让妹妹挺直腰杆。“你不用送我去学校,而且我也不想去你们别墅住!”孟馨说,有点别扭。孟浩明白她的心思,她是既不想让哥哥看到她在学校过得不好,更不想去别墅撞见了向家人。“我这次肯定要送你回学校!不过你要不想回别墅住,就去你那个好朋友那儿住一晚吧!”孟浩说,不容置疑。孟馨在两年前跟着孟浩来到红山市以后,很偶然的机会,遇到她一个初中同学在红山打工,并嫁给了一个本地人。那个同学热情善良,算得是孟家兄妹在红山市极少有的几个贴心人之一。“你说孔琳啊?我还欠着人家几万块钱呢,实在是不好意思往人家里走了!”孟馨说。“正因为跟人家借了钱,更不应该老躲着不见面!何况几个月时间过去,咱们也应该还钱给人家,并且稍微做些报答了!”孟浩说。他跟妹妹自从来到红山市投靠向家,虽然说吃穿不愁,但手头并非十分宽裕。偏偏几个月前老家的姨母生了重病,孟浩不好意思跟向思思要钱,只能拿出所有的积蓄。另外孟馨还跟孔琳借了八万块,到现在都没还能还清。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是孟浩做人的准则。如今有了能力,该报的仇肯定要报,但报仇之前,首先要报恩。“可是哥刚刚从医院出来,哪里有钱还人家呀?”孟馨问。“这个你放心,哥有的是办法!”“你有什么办法呀?除非是跟嫂子要!”“我不会跟你嫂子要钱!”孟浩摇头。当初姨妈病重的时候他都没好意思跟向思思开口,更何况是现在了。四宝暗暗祈祷督主能反应过来她想干啥,不然就彻底抓瞎了。

第二银河下载

说明玩家

陆缜想到那个事精就不由得暗里蹙了蹙眉,面上还是一派恭敬:“娘娘住的很好,但想必是在藩地待惯了,回京有些不大适应,常常思念代王。”
“我还担心你没大衣,专门又找了一件,你穿吧,等会太阳下山气温更低。“石磊拿了一件皮夹克。“我有军大衣,让马姐穿吧。”“我们早习惯了,你穿吧,而且我里面穿的厚,专门弄的狗皮棉袄。”马丽华帮着张凡把皮夹克穿。太阳渐渐的落了下去,风也大了起来。幸好有皮夹克和军大衣,这样张凡都被冻的流鼻涕。“快到了没。”他快受不了了。“快了,过了前面那个转弯,到乡卫生院了,坚持一下,晚让他们弄一顿黄焖羊肉,做辣一点,一吃冒汗。”石磊说道。“我都流口水了,还从没这样希望吃羊肉呢,这几个月是吃够了。”“哈哈,你再坚持坚持,说不定以后不喜欢吃猪肉了,你马姐不是还有个漂亮堂妹吗。哈哈”陈启发爱讨论民族习惯。“你个死人,知道笑话我,我堂妹真的漂亮。”马丽华打了一下陈启发。揉着腿又说道:“腿都麻了。我们县城的医生还好点,好歹还在城市,乡里的医生真的幸苦,他们的标配是一个急救箱一匹马。”天气彻底黑下来之前,他们终于赶到了乡卫生院,受伤的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被马蹄子来了一下,踢断了锁骨,锁骨断端又扎破了肺尖部。乡医院的医生水平有限,只能压迫肺部创面减少出血改善呼吸。张凡一看问题不大,是肺里有积气,压迫胸部导致呼吸困难。系统的缝合也升级了,这种问题难不倒张凡。准备手术,清创接骨,闭式引流。一个小时手术完毕。牧民热情的不得了,要不是张凡阻挡,人家准备要宰牛招待他们。张凡醉了,不喝都不行,白胡子老爷爷亲自端着银碗盛着马**酒,唱着祝酒歌双手端给张凡。第一次走穴的张凡在马奶酒醉倒了。第二天早早的,张凡被尿憋醒了,而且还有酒后综合症“头痛”。早餐是酥油奶茶手抓羊肉,张凡一点胃口都没有,喝了几口奶茶,和石磊他们收拾准备早点回县城,结果刚一出餐厅门口被震惊了。乡医院的院子里面全是人。老人小孩,骑马的骑摩托的。“听说县城的医生来乡里了。牧民们都来看病,有的都是从好几十公里远的地方赶来的。我也没敢答应,让他们在院子里等。”乡卫生院的院长布银达拉指着人群说道。他是没答应,可让人堵在门口,摆明了是不放他们离开。“怎么办?”陈启发问道。“还能怎么办,老乡们都来了,干活吧,反正也来了。”石磊说道。“老人家,你这是明显的钙流失导致腿疼抽筋,我给你开点补钙的药物。”“血脂太高了,以后要少吃肥肉,多吃青菜,降脂药物得按时吃。”来的人太多,马丽华也充当起内科医生。院长安排了好几个民族护士充当翻译,好些年纪大的牧民不会说汉语。“你这是骨头没接好,尺桡关节错位,导致手部功能异常。只能重新切开复位。”张凡看着一个年汉子说道。“哪以后还能干活吗?”“手术做完恢复后可以了。这样,我给你写个病例,等雪化了,你来县医院找我,我给你做手术。“看了一个又一个,越看张凡心情越沉重,好多都是未及时治疗或者是治疗方式不当,导致了严重的后果。能恢复的张凡尽力恢复,一天下来,阑尾做了两台,其一个都穿孔了,石磊他们以前是大外科,阑尾这种小手术没有大问题。午没时间吃饭,好多病人都是远道而来,冬天天黑的早,早点看完好早点让人家赶回去。第二天,终于没有病人了,联系好县医院的让他们在路接他们后,出发启程了。刚出医院大门,发现好些牧民来送张凡他们,骑着马带着宰杀好的牛羊肉、酸奶、酥油,送了一程又一程。让他们回去也不回去,跟着张凡他们朝县城走,终于看到县医院的后,这群牧民才停住了脚步。“都是自家的东西,你们一定要拿着。有时间来,特别是夏天,我们草原的风景特别漂亮。张医生酒量还要锻炼啊。哈哈。“怀里抱着牧民们送的礼物,看着这群呼啸而去的牧民,张凡有点想流泪的感觉,他第一次觉得学医很神圣,第一次不是为了钱或者什么而庆幸自己学医。”会的,我们会经常来的。“也不知这种承诺能实现不,没有政府的支持,普通医生能做的又能有多少呢。回去的路几人都没有说话的欲望,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张凡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了进校时的誓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当年宣读这份誓言的时候,觉得是儿戏,假大空,可这次的草原之行,让张凡深刻的理解了医生这个行业的神圣,牧民们的十里相送,对他以后的执业道路影响巨大。纸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回到医院,石磊去给院长汇报,其他人他们各自回家,张凡回了宿舍。”啥情况,你咋搬走了,还是办公室王主任帮你搬的,你不会是搬她家去了吧,她可三十好几快四十了,你可想好了。“”我地个天啊,你死不死,一天不知道想的啥,医院要来几个考编的大学生,这边住不下,在县委租了个房子,顺便的也让我过去住,你要是有想法,趁着别人不知道,赶紧去找院长。“”好兄弟,宿舍方便是方便,但是洗澡是个大问题,我算了,能让王莎住进去行,我先找院长去。完了请你吃饭。“”行了赶紧去吧。“张凡准备去找王主任问问,房子在哪,还没出门院长的电话来了。”怎么样,累不累,还能战斗吗?““没有问题,我现在去科室。“张凡以为又来急诊了。”哈哈,能战斗好,不用去科室,来门诊楼。“不明所以的张凡到了门诊楼下,发现院长站在伊兰特旁边打电话。挂了电话巴图对张凡说道:”不错,这次去乡里干的不错,县委领导专门打电话表扬了县院,现在车去吃放,新人报道了,今天给他们接风为你们庆功。“”要喝酒啊,院长我不去了吧,你也知道我一喝醉,让石主任他们去吧。“”石磊已经去了,手术都不怕还怕喝酒吗?不去不行,车。今天县里领导要出席,主要是为了表扬你们,顺便给他们接风。“这次考编进医院的有五个人,两个学临床的,公卫一个药学一个检验一个。临床两个男生,其他三个是女生。出席宴会的县领导是主管教卫生的副县长康桦,一个女县长。”县医院的医生,在大雪封山汽车无法通行的情况下,不辞艰辛、克服困难骑马进入牧区,并用高超的医疗水平、精湛的技术,抢救了危及生命的儿童,县委县政府很是欣慰,我们的医生是时代的楷模,是新世纪的白求恩。我代表县委县政府为你们庆功。来端起酒杯祝你们再接再砺,再创辉煌。“
四宝发现他真的挺难懂的,生病还扯这些有的没的,她下意识地想推开他:“你…快去请太医,别扯这些了…唔。”
第三十二章 。
陆缜见到她,神情和缓几分:“南下之前就命人置办收拾妥当了,下了船直接就能住。”

综合安装

四宝皱眉,他不等她说话就继续道:“就算撇开太监的身份不谈,你对他知道多少?他的为人如何你了解吗?他杀过多少人,身上背着多少人命,他在外头做过什么,他入宫前是什么身份?他入宫后又是怎么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的?这些你都知道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一心一意地跟着他?不怕哪天连性命一并丢了。”
陆缜看着精神倒还不错,只是玉面被酒气熏蒸的微微泛红,端起茶盏来啜了口压了压酒气:“京里拢共就那么些人,对彼此行事秉性多少都有些了解,用不着请客试探深浅,我初来乍到,他们一不知我为何而来,二不知我的脾气秉性,自然要过来打探一二。”
陆缜脸色一变,也顾不得身边皇上在了,下意识地就要扶住她,这时候离她不远的谢乔川就把人稳稳抱住了,他弯下腰护着四宝稳当落地,忍不住低声叮嘱了句;“小心。”他还想骂一句你怎么这么笨,不过顾忌着旁人没说出来,只皱眉轻轻瞪了眼四宝。